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探讨
共享经济与公共服务融合发展探析
2018-05-04 06:32   撰文 李仪 

  十八大以来,由于党中央、国务院对分享经济的高度重视,共享经济在我国高速发展,不但规模持续扩大且各类创新商业模式层出不穷,共享经济已成为我国的“新名片”。从本质上看,在智慧社会建设理念下,共享经济与公共服务具有很大的契合点。因此,在未来的公共服务研究与政策实践过程中,必须将共享经济理论与公共服务理论融合起来,实现二者的辩证统一。
  共享经济发展成就令人瞩目
  从我国共享经济发展看,很多共享经济企业进入了公共服务领域,开始实现融合发展。例如,在公共交通领域,滴滴平台不但对网约车进行调度,还通过谷雨系统为出租车提供调度,同时,滴滴还利用大数据与技术能力,为城市公共交通提供各种服务。从这个意义上说,滴滴已成为一家准公共服务企业。又如,各类共享单车以低价或者免费的战略,实际上承担了部分公共自行车服务的职责。
  我国共享经济发展成就令人瞩目。交通出行领域共享经济参与者持续增加,共享单车用户增长最快。截至2017年6月,网约出租车、网约专车或快车和共享单车用户规模分别达到2.78亿、2.17亿和1.06亿,网约专车或快车用户半年内增长率为29.4%,共享单车用户半年内增长率超过300%,增速远超互联网用户。
  我国共享经济在吸收国外先进商业模式基础上开始向海外扩张。公开信息显示,摩拜去年3月底已登陆新加坡,去年6月13日,摩拜单车宣布登陆全球第100个城市——英国曼彻斯特,并同步进入毗邻的索尔福德,之后又进入了意大利等国家。OFO目前已经进入20个国家超过250个城市。其中,O-FO已经在海外逾50个城市投放超过10万辆共享单车,为海外用户累计提供超过1000万次骑行服务,由当地用户贡献的订单占比超过99%。
  我国共享经济监管体系日益完善。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重提共享经济,明确提出支持和引导共享经济发展,提高社会资源利用效率,便利人民群众生活。7月3日,国家发改委等八部委发布《关于促进共享经济发展的指导性意见》,为共享经济发展提供了基本的监管准则。8月2日,交通部等十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为共享单车发展提供了一个良好的规范。公共服务具有共享特征
  共享经济的理念与公共服务有着极大的共通空间。例如,共享经济强调使用权,弱化所有权,并且强调平台上集聚资源再按需使用等理念,与公共服务有着相通之处。因此,共享经济的发展将对公共服务带来变革。共享经济采取市场化的运作方式,并不影响全面融入并影响公共服务。
  公共服务的概念来源于公共产品,但有比公共产品更宽泛的范畴。在经济学领域,公共产品是与私人产品相对应的概念。萨缪尔森在《公共支出的纯理论》中指出,纯粹的公共产品或劳务是指每个人消费这种物品或劳务不会导致别人对该种产品或劳务消费的减少,且公共产品或服务具有与私人产品或服务不同的三个特征:效用的不可分割性、消费的非竞争性和受益的非排他性。从这个概念可看出,公共产品或服务的本质是共享。例如,个体对公共服务的消费不会导致他人对该产品消费的减少,比如国防、森林公园等,人们在享受时互不影响。又如,有些边际产品的边际生产成本为零,在现有的公共产品供给水平上,新增消费者不需增加供给成本(如灯塔等)。
  强调产品或服务共享
  共享经济这个术语最早由美国得克萨斯州立大学社会学教授马科斯·费尔逊和伊利诺伊大学社会学教授琼·斯潘思于1978年发表的一篇论文中提出。目前公认的定义是,共享经济是指个体间直接交换商品与服务、理念的系统。共享经济的外延涵盖了方方面面,包括搭车、共享房间、闲置物品交换,也包括思想、理念等无形资源的共享。
  从共享经济的视角看待公共服务,其本质是一种从所有权向使用权的转向。对于公共服务提供的产品或服务,消费者并不具有使用权,而只是拥有按需使用的权利,所有的公共产品或服务都是共享而非独占的,这具有共享经济的特征。共享经济也强调产品或服务的共享,在这个意义上,共享经济与公共服务的理念是相通的。二者的区别在于,大部分公共服务是由政府或下属机构运营的。在具体的共享经济运营过程中,交易成本的大幅下降至接近于零的地步,是共享经济广泛应用于公共服务领域的前提与条件。现有的互联网带来了交易成本的下降,例如,信任成本、信息获得成本、交易匹配成本等诸多方面的下降。与公共服务深度融合
  共享经济与公共服务都是基于所有权与使用权的分离,在交易成本大幅降低的情况下,二者深度融合有着较大的空间。
  一是利用共享经济平台,挖掘闲置资源,提供低价的带有公共性质的服务
  从社会资源利用的角度看,个人或家庭都有充分的闲置资源,这些资源利用的边际成本极低。提供私人资产服务的个人,在许多情况下不必遵守严格的规定,很可能使服务的价格低于传统的服务提供商,例如酒店或出租车。这样,利用共享经济平台可以提供低价的带有公共性质的交通服务、基本住房服务等。
  二是共享经济平台作为新的基础设施,为交易提供服务
  很多共享经济平台因为运营的边际成本较低,能够同时服务于海量用户。经合组织在一份报告中指出,与生产固定成本高、边际成本随着规模下降的实体产品的企业相比,销售数字产品的企业倾向于拥有较少的有形资产,如建筑和雇员。此外,与传统公司相比,平台的估值不仅取决于销售额和利润率,还主要取决于用户网络(个人或公司)的估值和用户生成的数据。
  三是打造多方合作服务模式
  共享经济模式拓展了公共服务的运营思路。在目前状况下,公共服务的主要提供模式,是政府直接提供公共服务或者政府购买服务之后提供给社会公众,这种模式的主要问题在于效率较低。利用平台模式可以打造基于共享经济的政府、平台、使用者的多方合作公共服务模式。
  四是共建社会诚信体系
  共享经济的发展使大量的物理资产数据化,也使大部分交易远程化,这要求建立一个更为诚信的社会环境。正如经合组织在报告中所指出的,信任在社会和经济互动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这种情形下,与经济中多种主体的信用相关的数据打通并共享,建立基于大数据的信用机制等,对共享经济与公共服务的融合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建立共享经济与公共服务监管体系
  利用共享经济理念融入到公共服务之中,能够实现公共服务的多主体、多模式、多维度提供与运营,当然也带来一些问题,这需要强化共享经济的治理与监管,才能使效能最大限度地发挥出来。
  第一,如何监管共享经济业态
  共享经济监管的主题是建立一种新的责任体系,其核心问题是明确平台的责任。当前的主要思路是“政府管平台,平台管企业(供应商)”,对于平台企业本身的责任尚未有法制化的规定,主要是依据平台自身的管理规定。虽然目前还没有出现问题(对于已经出现的问题,大部分已由平台自身承担),但一旦平台承担公共服务或者准公共服务的内容,那么,建立责任体系是非常必要的。
  第二,建立服务标准体系
  共享经济的本质是个人将闲置的资源分享出来给别人使用。由于是个人进行资源分享,个人资源带有明显的个人特色,这就带来一个很大的问题,如何保证这些资源能够符合需求,这需要制定一个基础标准。
  第三,建立政府参与共享经济机制
  未来共享经济平台将在某种程度上承担公共服务责任,对于这些平台,政府应积极参与,其中很重要的一个方式是股权参与。在政府以股权参与平台的过程中,可以按照同股不同权的模式进行,即政府以少量资金参与到共享经济平台之中,按照出资比例占股权。政府出资的回报可以等到其他社会资本股东的投资回收之后再分配,即政府股权具有重大事项管理权与劣后分配权。
  第四,建立基于数字技术监管体系
  对于共享经济参与公共服务来说,政府最主要的监管措施是根据企业共享的数据进行动态监管,而非简单的市场准入或者门槛设置,这需要在整个监管理念方面予以进一步更新。
  (作者单位: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